2020年6月10日上午,我和武文生、王奋宇、陈文丰等人一起到科技部战略院参加了“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与长城战略咨询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暨第一次学术交流”。活动由战略院党委书记梁颖达主持,战略院...

2020年6月10日上午,我和武文生、王奋宇、陈文丰等人一起到科技部战略院参加了“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与长城战略咨询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暨第一次学术交流”。活动由战略院党委书记梁颖达主持,战略院院长胡志坚、纪检委书记张丽、院务委员邵学清、李津、王书华及各部门负责人和部分研究人员参加。我代表长城所和战略院院长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研究人员就科技长远谋划、中美创新体系、新经济制度、新经济赛道与场景等议题做了精彩报告。在会上主要讲了四点:一、与战略院合作是长城所的重要里程碑;二、希望双方携手共同推进新经济智库合作;三、疫情带来千年之变,要加强未来研究;四、中国要实现新经济制度引领,关键在于新经济科研制度的引领,而场景创新是新的创新范式。

一、与战略院合作是长城所发展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

长城所成立27年来,今天是第一次与国家级高端智库签约开展战略合作。我作为知识分子下海,不光是从市场上赚钱,还愿意考虑国家、产业、企业该如何发展。长城所这些年来一直在努力引导科学决策,智库感越来越强,同时不以盈利为目的。我们很重视与战略院的合作,希望通过合作为长城所发展开启新篇章,为政府的科学决策贡献绵薄之力。

二、长城所愿积极参与中国新经济的联合共治

现在到了新经济时代,新经济是联合共治的经济,即不光像战略院这样的政府高端智库起作用,民营智库也要起作用,还有企业家、投资人等都要在新经济中起作用。长城所愿意与战略院联手加强对新经济的研究,为构建新经济联合共治体系贡献力量。

三、疫情带来千年之变,要加强未来研究

为什么说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是千年之变?黑死病之前人类处于黑暗的中世纪,黑死病之后的人类社会出现了三道光芒,即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和工业文明。这次疫情使我们对工业文明有了新的反思,发现工业文明其实也很一般,人在工业社会中不得不就业,要在固定的时间到固定的地点去上班挣钱养活自己和家人,人还是放飞不了自我。而疫情之后的人类社会进入新经济时代,将迎来新的文明。新经济的核心是人要放飞自我,包括科学家要更自由。时代变了,关于人的生老病死,都可以通过场景创新去改造,探索人类的新生活。一切科研都需要想象力,要扩展人类的想象空间。我希望长城所能在未来研究、想象力提升研究等方面与战略院开展合作,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起到更好的作用。

四、中国要实现新经济制度引领,关键在于新经济科研制度,而场景创新是新的创新范式

近两年中美之间冲突不断,其竞争的核心是看谁能制定出先进的新经济制度。中国在发展新经济方面有天然的优势,因为我们的人口规模大、数据多。而新经济制度的核心是研发制度。美国在二战以后马上推出了大科学,这种国家动员机制是适应大科学时代的,而新经济时代的科研制度应该是什么样的?

目前中国在新经济的实践方面是引领全球的,这得益于新经济创新的新范式。科技工作的传统逻辑是做示范项目,有了示范就当作科技成果成功转化了,而并不关心能不能全面推广应用。但现在的科技创新范式变了,由于有了大数据和平台,现在企业的新技术新产品一出来就是做场景,是全套的、系统性的创新。一旦有了成功的场景,就会实现技术突破和业务爆发,而一旦在场景中爆发了,企业就成了独角兽,新赛道就出现了。目前,中国出现了大量改变世界的新经济场景,独角兽企业数量全球第一。但要在科技上真正实现引领,还需要加强新经济的科研制度创新,为新研发和场景创新寻求制度突破。我认为世界上对于科技的中长期规划做得最好的就是上世纪50年代我国的“十二年规划”,其核心是四项紧急措施,即“计算机、电子学、半导体、自动化”,如果没有这四项紧急措施,就没有今天的中关村,没有现在的科技布局。希望本次中长期规划能对新经济的科研制度有所突破,在全球实现引领。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END

 ”。

本文章累计收到0评论

游客
游客   2024-02-29
  

发布广告等信息将很快被删除,并且永久屏蔽账号后续回复权限